韩冬郎既席为诗相送因成二绝·其二·呈畏之

—— 韩冬郎既席为诗相送因成二·绝呈畏之:剑栈风樯各苦辛

作者:李商隐 \\ 朝代:近现代 \\ 栏目: 全唐诗 \\ 人气: \\ 更新:2017-08-04

  剑栈风樯各苦辛,别时冰雪到时春。

  为凭何逊休联句,瘦尽东阳姓沈人。
 

  「翻译

  我在靠近剑门栈道的巴蜀之地,你在有风樯的江南,我们俩天各一方。

  当初分别正值冰天雪地的时候,没想到,现在又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

  如果将韩冬郎的诗才比作何逊,将我自己比作沈东阳的话,为了休联句,我就要像沈某人般瘦尽了。
 

  「注释

  ①韩冬郎:韩偓,浮名冬郎,是李商隐的连襟韩瞻的儿子,是晚唐大有名气的诗人,有《翰林集》一卷,《香奁集》三卷。“连宵侍坐徘徊久”是残句,原诗已佚。老成:指冬郎虽年少,但诗风老练成熟。杜甫《敬赠郑谏议十韵》:“毫发无遗憾,波澜独老成。”他日追吟:公元851年(大中五年)李商隐将赴梓州柳幕,离长安时,韩偓父子为之饯行,偓曾作诗相送,其诗有“连宵侍坐徘徊久”句。至公元856年(大中十年),李回长安,因作二首绝句追答。畏之:韩瞻的字。

  ②剑栈:剑阁栈道,此指李商隐在梓州柳仲郢幕府中。

  ③风墙:当指赴蜀途中的一段水程,指韩瞻在江南之地。

  ④各苦辛:兼指水陆行程。

  ⑤别时冰雪到时春:商隐大中五年冬赴梓,故说“别时冰雪”。大中十年春随柳仲郢还长安,故说“到时春”。

  ⑥凭:请。此诗“别时冰雪到时春”巧妙联合何逊与范云联句中的“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

  ⑥姓沈人:沈约曾为东阳太守,其《与徐勉书》中说到自己的老瘦:“百日数旬,革带常应移孔;以手握臂,率计月小半分。”此处以何逊比偓,以沈约自比。
 

  「赏析

  《韩冬郎既席为诗相送因成二绝》是唐代诗人李商隐所作赠与韩偓的诗作,唐大中五年(851)秋末,韩偓作诗才惊四座(韩偓十岁就能即席赋诗,成诗胜过其父)。该诗夸奖小诗人韩偓超越了父辈。此后,“雏凤清于老凤声”也成为比喻才俊出于青年的千古名句,不时被后人引用。唐大中十年(855年),李商隐返回长安,重诵韩偓题赠的诗句,回忆往事,写了两首七绝酬答,这是其中的第二篇。

  李商隐自注:“沈东阳约尝谓何逊曰:‘吾每读卿诗,一日三复,终未能到。’余虽无东阳之才,而有东阳之瘦矣。”《南史·何逊 传》:“沈约尝谓逊曰:‘吾每读卿诗,一日三复,犹不能已。’”

  李商隐自注在文字上与此语略有出入。凭:请。何逊:南朝梁代着名诗人。《南史·何逊传》: “逊字仲言,八岁能赋诗,弱冠,州举秀才。南乡范云见其对策,大相称赏,因结忘年交。”何逊与范云曾合作写《范广州宅联句》一诗:“洛阳城东西,却作经年别。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蒙蒙夕烟起,奄奄残晖灭。非君爱满堂,宁我安车辙。”此诗的前四句为范云作,后四句为何逊作。东阳:沈约(441—513) 字休文,号东阳,吴兴武康(今浙江德清)人,南朝着名的文学家。沈约自幼孤贫,笃志好学,博览群书,历仕宋、齐、梁等三朝,官至尚书令,封建昌县侯。瘦: 瘦弱。《南史·沈约传》:“初,约久处端揆,有志台司。论者咸谓为宜,而帝(梁武帝)终不用。乃求外出,又不见许。与徐勉素善,遂以书陈情于勉。言己老 病,百日数旬,革带常应移孔(意谓自己年老多病,因瘦弱的缘故,身上的腰带常常要移动孔洞)。”

  在写法上,此诗别开生面。首句中的 “各”字,紧扣诗题“兼呈畏之员外”,写与韩瞻天各一方的思念之情。二句顺势而下,将这种思念之情从冬季延续到春天,即通过时间上的延长暗寓思念之长久。 三四句回到赞扬韩偓的诗才方面,“瘦尽”二字回应首句中的“苦辛”,以沈约瘦弱之事并写两面,一写才不如韩偓,二写身世之感,暗寓诗人政治上的失意。
 

  「哲学道理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李商隐
李商隐
——近现代诗人

唐代诗人李商隐的古诗全集,包含其代表作品《无题》、《锦瑟》、《霜月》、《登乐游原》、《春雨》等诗歌。..

相关古诗
  • 春宫曲 唐代诗人王昌龄七言绝句古诗《春宫曲》全文:昨夜风开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轮高。平阳歌舞新承宠,帘外春寒赐锦袍。

      作者: 王昌龄
  • 已凉 唐代诗人韩偓的七言绝句古诗《已凉》全文及鉴赏:碧阑干外绣帘垂,猩血屏风画折枝。八尺龙须方锦褥,已凉天气未寒时。

      作者: 韩偓
  • 塞下曲·其二

    塞下曲·其二 李益《塞下曲》:伏波惟愿裹尸还,定远何须生入关。莫遣只轮归海窟,仍留一箭射天山。这首诗描写了伏波将军马援、定..

      作者: 李益
  • 宁洱景致(七言绝句) 宁洱景致深秋桑梓和风荡,阡陌桃花破季开。灵景奇葩何处有?茶乡独秀美盈怀。

      作者: 普洱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