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遇乐·落日熔金

—— 落日熔金:香车宝马 | 金兵南下李清照无心过元宵节

—— 金兵南宋,北宋灭亡,宋人建炎南渡,国破家亡无心欢度元宵佳节

作者:李清照 \\ 朝代:宋代 \\ 栏目: 宋词三百首 \\ 人气: \\ 更新:2017-11-22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永遇乐·落日熔金古诗配图
永遇乐·落日熔金古诗配图

  「翻译

  落日金光灿灿,像熔化的金水一般,暮云色彩波蓝,仿佛碧玉一样晶莹鲜艳。景致如此美好,可我如今又置身于何地哪边?新生的柳叶如绿烟点染,《梅花落》的笛曲中传出声声幽怨。春天的气息已露倪端。但在这元宵佳节融和的天气,又怎能知道不会有风雨出现?那些酒朋诗友驾着华丽的车马前来相召,我只能报以婉言,因为我心中愁闷焦烦。

  记得汴京繁盛的岁月,闺中有许多闲暇,特别看重这正月十五。帽子镶嵌着翡翠宝珠,身上带着金捻成的雪柳,个个打扮得俊丽翘楚。如今容颜憔悴,头发蓬松也无心梳理,更怕在夜间出去。不如从帘儿的底下,听一听别人的欢声笑语。
 

  「注释

  ①吹梅笛怨:梅,指乐曲《梅花落》,用笛子吹奏此曲,其声哀怨。

  ②次第:这里是转眼的意思。

  ③香车宝马:这里指贵族妇女所乘坐的、雕镂工致装饰华美的车驾。

  ④中州:即中土、中原。这里指北宋的都城汴京,今河南开封。

  ⑤三五:十五日。此处指元宵节。

  ⑥铺翠冠儿:以翠羽装饰的帽子。雪柳:以素绢和银纸做成的头饰(详见《岁时广记》卷十一)。此二句所列举约均为北宋元宵节妇女时髦的妆饰品。

  ⑦簇带:簇,聚集之意。带即戴,加在头上谓之戴。济楚:整齐、漂亮。簇带、济楚均为宋时方言,意谓头上所插戴的各种饰物。
 

  「赏析

  《落日熔金》这首词写于北宋靖康之变期间。金兵南宋,北宋灭亡,宋人建炎南渡,国破家亡无心欢度元宵佳节。李清照被邀观灯赏月,但她婉言辞谢了。表面上的理由是怕碰上“风雨”,实际是国难当前(金灭北宋,赵构建炎南渡),早已失去了赏灯玩月的心情。如果是在太平盛世的当年,情况就大不相同了。这样,诗人很自然地转到当年汴京欢度节日的回忆上来。

  词的下片着重用作者南渡前在汴京过元宵佳节的欢乐心情,来同当前的凄凉景象作对比。“中州”指北宋都城汴京,即今河南省开封市;“三五”,指正月十五日,即元宵节。当时宋王朝为了点缀太平,在元宵节极尽铺张之能事。据《大宋宣和遗事》记载,“从腊月初一直点灯到正月十六日”,真是“家家灯火,处处管弦”。其中提到宣和六年正月十四日夜的景象:“京师民有似云浪,尽头上带着玉梅、雪柳、闹蛾儿,直到鳌山看灯。”孟元老《东京梦华录》“正月十六日”条也有类似的记载。这首词里的“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写的正是作者当年同“闺门”女伴,心情愉快,盛装出游的情景。全是写实,并非虚构。可是,好景不常,金兵入侵,自己只落得飘流异地。如今人老了,憔悴了,白发蓬乱,虽又值佳节,又哪还有心思出外游赏呢?“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更反衬出词人伤感孤凄的心境。

  这首词不仅情感真切动人,语言也很质朴自然。作者在这首词的下片中,无论是用当年在汴京赏灯过节来作今昔对比也好,还是用今天的游人的欢乐来反衬自己的处境也好,都能更好地刻划出诗人当前的凄凉心情。真是语似平淡而实沉痛已极。更多李清照宋词赏析请关注诗词库的李清照专栏。

  这首词运用今昔对照与丽景哀情相映的手法,还有意识地将浅显平易而富表现力的口语与锤炼工致的书面语交错融合,以极富表现力的语言写出了浓厚的今昔盛衰之感和个人身世之悲。这首词的艺术感染力如此之强,以至于南宋著名词人刘辰翁会每诵此词必“为之涕下”。

李清照
李清照
——宋代诗人

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的诗词全集:《如梦令》《一剪梅》《浣溪沙》《渔家傲》《点绛唇》《声声慢·寻寻觅觅》《醉花阴》《乌江》《念奴娇》《武陵春》《小重山》《诉衷情》等。..

相关古诗
  • 夜未央·清晨题卫青霍去病岳武穆

    夜未央·清晨题卫青霍去病岳武穆 自创现代诗《夜未央·清晨题卫青霍去病岳武穆》:夜未央,人难眠,断肠处,几时休,千古事悠悠。沙场点兵秋未几,千..

      作者: 陈海瑞
  • 藏头诗·元宵节快乐 元月当空如银盘,宵夜烟花亮白昼。节日灯火似繁星,快意人生歌一曲,乐声欢快庆佳节。

      作者: 活着就好
  • 元宵节抒怀 中国春节半月行程,除夕开始十五告终。年年如此岁岁相同,初一爆竹元宵花灯。太平盛世五谷丰登,欢天喜地其乐融融。居安思危总嫌扫兴,举国欢庆歌舞升平。英雄造势势遭英雄,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作者: 刘学铭
  • 又是一年元宵节 长天皓彩正当期,孤把空杯欲问谁?今古共承同赏月,暮情异地恋乡悲。年庚飞逝如流水,日甲无言好梦随。美酒三轮人自醉,时光一去玉樽离。

      作者: 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