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楼春·戏林推

—— 宋代诗人刘克庄《玉楼春·戏林推》原文、译文及鉴赏

作者: 刘克庄 \\ 朝代:宋代 \\ 栏目: 宋词三百首 \\ 人气: \\ 更新:2015-09-11
关闭
关闭

年年跃马长安市。客舍似家家似寄。青钱换酒日无何,红烛呼卢宵不寐。

易挑锦妇机中字。难得玉人心下事。男儿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桥畔泪。

译文及注释

「翻译」

年年骑着高头大马在京城里东奔西跑,竟然把客舍当成了家里,家里反而像成了寄宿的地方一样。每天都拿着青铜大钱买酒狂饮,整日吊儿郎当,无所事事一天混到晚,每天晚上点起红烛掷骰赌博,经常都是彻夜不眠一直到天亮。你应该知道,妻子的真情容易得到,妓女的心思却难以触摸猜透。西北的神州还没有收复,男子汉应该有收复故土的豪情壮志,切不要为了红粉知已而轻易地流下几行男儿泪。

「注释」

林推:姓林的推官,词人的同乡。 

呼卢:即赌博也。卢、雉,乃古赌具之两彩色,故称赌博为“呼卢喝雉”。

锦妇机中字:化用前秦窦涛妻苏氏织锦为回文诗以寄其夫的典故。

「赏析」

小标题“戏林推”,黄升《花庵词选》作:“戏呈林节推乡兄。”节推就是推官。首句“跃马长安”,指林推官骑马巡行首都的街市。长安本为汉、唐京师,这里用来借指临安(今浙江杭州)。他与作者同乡,家在福建莆田县,现在供职于京师,年复一年,长期以客舍为家,而在家之日倒反而如寄旅之客一般,十分短暂。

接下两句,从“客舍似家”引出林推官的日常生活。白天是将钱沽酒豪饮,更无别事。“无何”,见《汉书·袁盎传》:“南方卑湿,丝(即盎)能日饮,无何,说王母及而已。“师古曰:“无何,言更无余事。”晚间则高烧红烛,通宵赌博。作者在另一首《菩萨蛮》戏林推是亦说:“小鬟解事高烧烛,群花围绕樗蒲局,道是五陵儿,风骚满肚皮。玉鞭鞭玉马,戏走章台下。笑杀灞桥翁,骑驴风雪中。”可见林推官是在妓院中进行赌博。“呼卢”,指呼“卢”的声音。《晋书·刘毅传》:“后在东府聚,樗蒲大掷,一判至数百万……毅次掷得雉,大喜,褰衣绕床叫。谓同坐曰:‘非不得卢,不事此耳。’裕恶之,因挼五木久之,曰:‘老兄试为卿答。’既而四子皆黑,其一子转跃未定。裕喝之,即成‘卢’焉。”五木类似骰子,五子全黑称为“卢”,掷得“卢”便获全胜,所以赌徒们都连声呼“卢”。对于同乡友人这样的生活方式,作者是深感不安的,所以下片就着重在劝慰和激励。

下片“易挑”两句运用对比,一方面是家乡对丈夫的爱情忠贞不渝的妻子,另一方面是京师妓院中三心两意的美人。“锦妇机中字”,见《晋书·窦滔妻苏氏传》所载:“滔,苻坚时为秦州刺史,被徙流沙。苏氏思之,织锦为回文璇图以赠滔。宛转循环以读之,词甚凄婉。”作者认为,林推官妻子的真挚情意犹如苏氏锦织回文诗那样明确易解,而妓女变化多端的心事却是难以捉摸,相形之下,应该珍惜妻子对自己的一片深情。

最后两句笔锋一转,陡然振起,“男儿西北有神州”,这句话是全词中心思想所在,作者慨然指出,大丈夫生当国家难之秋,应以收复中原为己任。“忽醒然,成感慨,望神州。可怜报国无路,空白一分头。(杨炎正《水调歌头》)“浪说胸吞云梦,直把气吞残虏,西北望神州。”(戴复古《水调歌头》)这是多少爱国志士一致的心愿。末句针对上片林推官沉湎于声色的生活,希望他不值得为那些水西桥畔的妓女抛洒泪水,而是要振作起来,有所作为,为恢复中原增添一分力量。

关闭
相关古诗
  • 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 北宋词人欧阳修的古诗词《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原文及鉴赏: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祝泪眼问花花不..

      作者: 欧阳修
  • 鹧鸪天·有客慨然谈功名因追念少年时事戏作 经典宋代古诗词推荐——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的《鹧鸪天·有客慨然谈功名因追念少年时事戏作》是高中语文必背的中国最美古诗词之一,其原文及鉴赏如下: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燕兵夜..

      作者: 辛弃疾
  • 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 经典宋代古诗词推荐——南宋著名词人陈亮的《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是高中语文必背的中国最美古诗词之一,其原文及鉴赏如下:不见南师久,漫说北群空。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自笑..

      作者: 陈亮
  • 虞美人·疏篱曲径田家小 北宋词人周邦彦的古诗词《虞美人·疏篱曲径田家蟹原文及鉴赏:疏篱曲径田家校云树开清晓。天寒山色有无中。野外一声钟起、送孤蓬。添衣策马寻亭堠。愁抱惟宜酒。菰蒲睡鸭占陂塘。纵被行人惊散..

      作者: 周邦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