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

—— 晏几道《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原文、翻译及赏析

作者:晏几道 \\ 朝代:宋代 \\ 栏目: 宋词三百首 \\ 人气: \\ 更新:2015-09-11
关闭
关闭

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

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

译文及注释

「翻译」

醉中告别西楼,醒后全无记忆。犹如春梦秋云,人生聚散实在太容易。半窗斜月微明,我还是缺少睡意,彩画屏风空展出吴山碧翠。

衣上有宴酒的痕迹,聚会所赋的诗句,点点行行,总唤起一番凄凉意绪。红烛自悲自怜也无计解脱凄哀,寒夜里空替人流下伤心泪。

「注释」

西楼:泛指欢宴之所。

春梦秋云:喻美好而又虚幻短暂、聚散无常的事物。白居易《花非花》诗:“来如春梦不多时,云似秋云无觅处。”晏殊《木兰花》:“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 

吴山:画屏上的江南山水。

“红烛”二句:化用唐杜牧《赠别二首》之二:“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将蜡烛拟人化。

「赏析」

诗里字”,是筵席上题写的词章。它们原是欢游生活的表征,只是此时旧侣已风流云散,回视旧欢陈迹,翻引起无限凄凉意绪。前面讲到“醒不记”,这“衣上酒痕诗里字”却触发他对旧日欢乐生活的记忆。至此,可知词人的聚散离合之感和中宵辗转不寐之情由何而生了。

结拍两句,直承“凄凉意”而加以渲染。人的凄凉,似乎感染了红烛。它虽然同情词人,却又自伤无计消除其凄凉,只好寒寂的永夜里空自替人长洒同情之泪了。 

此词为离别感忆之作,但却更广泛地慨叹于过去欢情之易逝,此时孤怀之难遣,将来重会之无期,所以情调比其他一些伤别之作,更加低徊往复,沉郁悲凉。词境含蓄蕴藉,情意深长。全词充满无可排遣的惆怅和悲凉心绪。作者用拟人化的手法,从红烛无法留人、为惜别而流泪,反映出自己别后的凄凉心境,结构新颖,词情感人,很能代表小山词的风格。

晏几道
晏几道
——宋代诗人

晏几道是北宋词人晏殊的第七子,与其父晏殊合称“二晏”,一生写有《临江仙》《鹧鸪天》等多首诗词,有《小山词》诗词流传于世。..

关闭
相关古诗
  • 临江仙·未遇行藏谁肯信 北宋词人侯蒙的古诗词《临江仙·未遇行藏谁肯信》原文及鉴赏:未遇行藏谁肯信,如今方表名踪。无端良匠画形容。当风轻借力,一举入高空。才得吹嘘身渐稳,只疑远赴蟾宫。雨馀时候夕阳红。几人..

      作者: 侯蒙
  • 鹧鸪天·有客慨然谈功名因追念少年时事戏作 经典宋代古诗词推荐——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的《鹧鸪天·有客慨然谈功名因追念少年时事戏作》是高中语文必背的中国最美古诗词之一,其原文及鉴赏如下: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燕兵夜..

      作者: 辛弃疾
  • 水调歌头·和庞佑父 经典宋代古诗词推荐——南宋著名词人张孝祥的《水调歌头·和庞佑父》是高中语文必背的中国最美古诗词之一,其原文及鉴赏如下:雪洗虏尘静,风约楚云留。何人为写悲壮,吹角古城楼。湖海平生豪..

      作者: 张孝祥
  • 诗成自写红叶,和恨寄东流 凭觞静忆去年秋,桐落故溪头。诗成自写红叶,和恨寄东流。人脉脉,水悠悠。几多愁。雁书不到,蝶梦无凭,漫倚高楼。—晏几道关于思念的诗句。

      作者: 晏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