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天·坐中有眉山隐客史应之和前韵

—— 黄庭坚《鹧鸪天·坐中有眉山隐客史应之和前韵》原文、翻译及赏析

作者: 黄庭坚 \\ 朝代:宋代 \\ 栏目: 宋词三百首 \\ 人气: \\ 更新:2015-09-11

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风前横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著冠。

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板尽清欢。黄花白发相牵挽,付与时人冷眼看。

注释

①作于元符二年,时在戎州。史应之:名涛,眉山人,是活动于戎州、泸州一带的隐士。

②倒著冠:《世说新语·任诞》:“山秀伦为荆州,时出酣畅。”人为之歌曰:“山公时一醉,径造高阳池。日暮倒载归,酩酊无所知。复能乘骏马,倒著白接罡。举手问葛彊,何如并州儿。”按:接罡,白帽。

③身健在:诗:“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

④且加餐:《古诗十九首》:“努力加餐饭。

「赏析」

此词是黄山谷与甘居山野、不求功名的“眉山隐客”史念之互相酬唱之作,全词通过一个“淫坊酒肆狂居士”的形象,展现了山谷从坎坷的仕途得来的人生体验,抒发了自己胸中的苦闷和激愤。词中所塑造的狂士形象,是作者自己及其朋友史念之的形象,同时也是那一时代中不谐于俗而怀不平傲世之心的文人的形象。

上片是劝酒之辞,劝别人,也劝自己到酒中去求安慰,到醉中去求欢乐。首句“黄菊枝头生晓寒”是纪实,点明为重阳后一日所作。因史应之有和词,故自己再和一首,当亦是此数日间事。赏菊饮酒二事久已有不解之缘,借“黄菊”自然过渡到“酒杯”,引出下一句“人生莫放酒杯干”。意即酒中自有欢乐,自有天地,应让杯中常有酒,应该长入酒中天。“风前横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著冠”,着意写出酒后的浪漫举动和醉中狂态,表明酒中自有另一番境界。横起笛子对着风雨吹,头上插花倒戴帽,都是不入时的狂放行为,只有酒后醉中才能这样放肆。

下片则是对世俗的侮慢与挑战。“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板尽清欢。”仍是一种反常心理,其含意于世事纷扰,是非颠倒,世风益衰,无可挽回,只愿身体长健,眼前快乐,别的一无所求。这是从反面立言。“黄花白发相牵挽,付与时人冷眼看”,则是正面立言。菊花傲霜而开,常用以比喻人老而弥坚,故有黄花晚节之称。这里说的白发人牵换着黄花,明显地表示自己要有御霜之志,决不同流合污,而且特意要表现给世俗之人看。这自然是对世俗的侮慢,不可能为时人所理解和容忍。

此词以简洁的笔墨,勾勒出一个类似狂人的形象,抒写了山谷久抑胸中的愤懑,表现出对黑暗、污浊的社会现实无言的反抗。词中所塑造的主人公形象,以自乐自娱、放浪形骸、侮世慢俗的方式来发泄心中郁结的愤懑与不平,对现实中的政治迫害进行调侃和抗争,体现了词人挣脱世俗约束的高旷理想。主人公旷达的外表后,隐藏着无尽的辛酸与伤痛。

相关古诗
  • 清平乐·春晚 北宋词人王安国的古诗词《清平乐·春晚》原文及鉴赏:留春不住,费尽莺儿语。满地残红宫锦污,昨夜南园风雨。小怜初上琵琶,晓来思绕天涯。不肯画堂朱户,春风自在杨花。

      作者: 王安国
  • 望江南·梳洗罢 唐代(五代)诗人温庭筠的古诗词《望江南·梳洗罢》原文及鉴赏: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苹通:蘋)

      作者: 温庭筠
  • 水龙吟·过南剑双溪楼 经典宋代古诗词推荐——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的《水龙吟·过南剑双溪楼》是高中语文必背的中国最美古诗词之一,其原文及鉴赏如下: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人言此地,夜深长见,斗牛光焰..

      作者: 辛弃疾
  • 读唐诗 吟宋词 读唐诗吟宋词:匆匆一年,无业无聊。碌碌无为,饱食终日。偶拾一唐诗宋词厚册,捧书浅读,瞬间找到了抚慰心灵的妙药。寻些精美词句一遍遍吟诵,一次次驱使灵魂远行。跨越时空,往返于梦幻与现..

      作者: 箫吹雪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