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红蓼渡头秋正雨

—— 薛昭蕴《浣溪沙·红蓼渡头秋正雨》原文、翻译及赏析

作者:薛昭蕴 \\ 朝代:唐代 \\ 栏目: 宋词精选 \\ 人气: \\ 更新:2015-09-11

红蓼渡头秋正雨,印沙鸥迹自成行,整鬟飘袖野风香。

不语含嚬深浦里,几回愁煞棹船郎,燕归帆尽水茫茫。

注释

⑴蓼(liǎo):一年生草本植物,多生于水中,味苦,可作药用。红蓼:开红花的水蓼。

⑵整鬟:梳理发鬟。

⑶含嚬(也作“颦”):愁眉不展。浦:水滨。

⑷愁煞(shà):愁极了。棹(zhào)船郎:撑船人,即船夫。

⑸帆尽:船已远去,不见帆影。以“帆”借代船。

「赏析」

薛昭蕴不是画家,但他的这首《浣溪沙》却给读者描绘出了一幅苍凉寂寞的秋雨渡头待人图。

词的上片写沙滩上秋雨中的渡头,水边长着紫红色的蓼花鸥迹成行,描绘出渡头的苍凉、寂寞。在这样的环境中,却孤零零地站着一个盛装的佳人。这三句给读者在听觉上的是风雨声,在视觉上的是热色的红蓼花,成行的沙鸥足迹和盛装的佳人,在嗅觉上的是佳人和野花的芳香。但这些并没有使画面热闹起来。秋风、秋雨、红蓼、鸥迹、孤独佳人,使人突出地感觉到的是渡头环境的苍凉和寂寞。第三句“整鬟飘袖野风香”还给读者留下了这佳人站在渡头要干什么的悬念。“整鬟”,在这里不仅有盛装的意思,还包含着“女卫悦己者容”的意思。

过片“不语含嚬深浦里”承上启下。“不语含嚬”的人就是上片“整鬟飘袖”的佳人,这是承上。为什么“不语含嚬”,这是启下,也是词人安排的又一个悬念。紧接着“几回愁煞棹船郎”写佳人心事重重地皱着眉,默默地立在渡头,又不要摆渡、放舟,所以“愁煞”船夫。这里并没有有些注家所讲的要“放船自适”、“临流往返”的意思。“煞”是表示极甚之辞,不过“愁煞”在这里是“为难了”、“难坏了”的意思,愁的分量是很轻很轻的。词的最后一句,拓开一层讲:“燕归帆尽水茫茫。”说在佳人默望中,燕子归去了,江上的征帆过尽了,剩下的只有茫茫江水。至此,方点明了怀人的主题,暗示了佳人的痴情和痛苦,也解开了上文一个又一个的悬念,结束了全词。最后一句,从表面上看来,燕归、帆尽、水茫茫,都是写景,而深含着的至真至切的怀人之情,却紧扣读者的心扉,一切都在“不语”中。这样以一个饶有余味的画面结尾,既合水乡秋景,又关人物心情,景情俱佳。

薛昭蕴
薛昭蕴
——唐代诗人

唐代诗人薛昭蕴的生平简介、诗词全集及诗词代表作品。..

相关古诗
  • 菩萨蛮·风帘燕舞莺啼柳 唐五代词人牛峤的词《菩萨蛮·风帘燕舞莺啼柳》原文:风帘燕舞莺啼柳,妆台约鬓低纤手。钗重髻盘珊,一枝红牡丹。门前行乐客,白马嘶春色。故故坠金鞭,回头应眼穿。

      作者: 牛峤
  • 浣溪沙·露白蟾明又到秋 唐五代词人顾敻的词《浣溪沙·露白蟾明又到秋》原文:露白蟾明又到秋,佳期幽会两悠悠,梦牵情役几时休?记得泥人微敛黛,无言斜倚小书搂,暗思前事不胜愁!

      作者: 顾敻
  • 谒金门·风乍起 唐代(五代)诗人冯延巳的古诗词《谒金门·风乍起》原文及鉴赏: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挼红杏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作者: 冯延巳
  • 古柏行 唐代诗人杜甫的七言古诗《古柏行》全文及鉴赏:孔明庙前有老柏,柯如青铜根如石。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君臣已与时际会,树木犹为人爱惜。云来气接巫峡长,月出寒通雪山白。忆昨路..

      作者: 杜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