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冠子·四月十七

—— 韦庄《女冠子·四月十七》原文、翻译及赏析

作者:韦庄 \\ 朝代:唐代 \\ 栏目: 宋词精选 \\ 人气: \\ 更新:2015-09-11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

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没人知。

译文及注释

「翻译」

昨天深夜里,我清楚的记得自己梦见了你。和你说了许久的话,发现你依旧还是那么美丽,频频低垂的眼睑,弯弯的柳叶眉。

害羞又欢喜的样子,想走却又依依不舍。等到一觉醒来才惊觉只是梦一场,不禁悲从中来。

「注释」

⑴佯(yáng羊)低面:假装着低下脸。

⑵敛眉:皱眉头。敛(liǎn脸):蹙。

「赏析」

这首词在《草堂诗余别集》中题作《闺情》,写女子追忆与情人的相别以及别后相思,抒发了闺中少女的相思之情。词句质朴率真,哀惋动人,是历来广为传诵的名篇。上片忆与郎君相别。“四月十七,正式去年今日。”连用记载日期的二句,在整个词史上少见。似乎是脱口而出,有似乎是沉醉之中的惊呼。“正是”二字用得传神,表现出记忆之深,让人如闻其声。“别君时”非常直接地点明让这个少女如此痴迷的原因。原来是与郎君分别了,痴迷、沉醉于苦苦的相思忘了时间的飞逝,忘了四季的轮回,忘了身在何处。好像是在一觉醒来,忽然发现,别离已一年,相思也一年了。然而,这一年似快又慢,快是指别离太快,相聚太短,慢是蕴涵了无数煎熬,无数牵挂。“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佯”是掩饰,但不是故意做作,是基于感情的真挚。害怕郎君发现脸上的泪水,而牵挂、担心,而假装低头;“含羞”是别时有千言万语却有无从说起,欲说还休,难于启齿。这两句通过白描手法,生动地再现了送别时女子玲珑剔透的面部表情,细腻真实的心理活动。

下片抒别后眷念。“不知魂已断”,是过片。“魂断”即“魂销”,江淹《别赋》云:“黯然消魂者,唯别而已。”紧扣上片“别君时”,承上;只好“空有梦相随”,启下,过渡自然,不留痕迹。“不知”故作糊涂,实指知,但比知更深更悲。知是当时,是如今,还是这一年,却又不知。事实上,三者已融于一起,无从分别,也无需分别。君去人不随,也不能随,只好梦相随。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这里的梦是凄苦的,是在无法选择的前提下,不得不选择聊以慰藉的方式,可见相思之深,相思之苦,相思之无奈。“除却天边月,无人知。”“天边月”与首句“四月十七”在时间上相应。“无人知”即是不知,重复上文,加强凄苦。魂销梦断都无法派遣相思之苦,那就只有对月倾诉了,这是古人常用的寄托方式,没有人知道,但明月知道,不仅知,还理解,更会把这一切记住,作为见证。在少女的心目中,月竟成了她在人间的唯一知己,这是十分无奈的选择,更见其孤独,寂寞。况且明月的“知“,本是子虚乌有。寄托相思,相思却更浓,排遣相思,相思却更深。真是欲哭无泪,欲罢不能。少女受相思折磨,为相思煎熬,楚楚动人,愈发憔悴的形象跃然纸上,让人为之流泪。

这首词也可以看成是男子的回忆。刘永济先生《唐五代两宋词简析》评道:“此二首(包括后一首《女冠子·昨夜夜半》)乃追念其宠姬之词。前首是回忆临别时情事,后首则梦中相见之情事也。明言‘四月十七’者,姬人被夺之日,不能忘也。”

韦庄
——唐代诗人

韦庄为诗人韦应物的四代孙,唐末花间派词人,词风清丽,有《浣花词》十卷流传,代表作品有:《秦妇吟》、《台城》、、《金陵图》、《上元县》、《思归》、《江外思乡》、《古离别》、《多情》等。..

相关古诗
  • 踏莎行·郴州旅舍 北宋词人秦观的古诗词《踏莎行·郴州旅舍》原文及鉴赏: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

      作者: 秦观
  • 乌夜啼·昨夜风兼雨 唐代(五代)诗人李煜的古诗词《乌夜啼·昨夜风兼雨》原文及鉴赏: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烛残漏断频欹枕,起坐不能平。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一梦一作..

      作者: 李煜
  • 西江月·遣兴 经典宋代古诗词推荐——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的《西江月·遣兴》是高中语文必背的中国最美古诗词之一,其原文及鉴赏如下: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工夫。近来始觉古人书。信著全无是处。(著通:着..

      作者: 辛弃疾
  • 宫词 唐代诗人顾况的七言绝句古诗《宫词》全文及鉴赏:长乐宫连上苑春,玉楼金殿艳歌新。君门一入无由出,唯有宫莺得见人。

      作者: 顾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