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天·手捻香笺忆小莲

—— 鹧鸪天晏几道·手捻香笺忆小莲:怀念歌女小莲的爱情诗词

—— 晏几道怀念歌女小莲,故作此词

作者:晏几道 \\ 朝代:宋代 \\ 栏目: 宋词精选 \\ 人气: \\ 更新:2017-07-10

  手捻香笺忆小莲。欲将遗恨倩谁传。归来独卧逍遥夜,梦里相逢酩酊天。

  花易落,月难圆。只应花月似欢缘。秦筝算有心情在,试写离声入旧弦。

鹧鸪天晏几道·手捻香笺忆小莲

  「赏析」

  《鹧鸪天·手捻香笺忆小莲》这首词是词人晏几道为怀念歌妓小莲而作的。
  首句直呼小莲之名,等于明确地标出题目,这与把她们的名字嵌入句中的那种隐蔽含蓄的方式是大不相同的,直呼其名更为突出,更为强烈。“手捻香笺”,刻画词人凝神沉思之情状,因为“欲将遗恨倩谁传”,把思念之情写成诗句,题上香笺,却无人为之传递,小莲本人也是见不到的。暗中表示,不知小莲如今流落何方!故而思念之情也就被沉痛地称作了“遗恨”。
  接下来的对偶句中,“逍遥”和“酩酊”只是填充和配搭,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内涵,两句所说的就是“归来独卧”,“梦里相逢”。想做个什么梦,只是一种主观的意愿,而且是十九不能实现的,所以最终还是连梦中相逢都是不可能的。
  写到下片,词人认识到了,自己和小莲等人的“欢缘”,只能如花之易落、月之难圆。行笔至此,词人的伤感之情已是相当浓烈的了。人称小晏是古之“伤心人”,于此可见一斑。
  最后,又把遗恨的想法交付给了秦筝。“秦筝算有心情在”,这表明是经过选择,才想起了秦筝的,认为这种乐器还算能够寄托自己的哀伤。“在”字是语助词,有音无义,只起加重语气、强调所述事情的作用,用在这儿,是表示词人对秦筝可以寄情的信赖之意。能否真的起作用呢?全词的结句仍然把悬念留给了读者——“试写离声入旧弦”,只是试一试看,那结果呢?读者自己去猜测吧。
晏几道
晏几道
——宋代诗人

晏几道是北宋词人晏殊的第七子,与其父晏殊合称“二晏”,一生写有《临江仙》《鹧鸪天》等多首诗词,有《小山词》诗词流传于世。..

相关古诗
  • 鹧鸪天·冬夜独思(鹧鸪天) 鹧鸪天·冬夜独思(文/子衿悠悠)染遍寒霜意不知,西风袭梦卷帘迟。一番闲泪任掀墨,两盏清茶纵赋诗。红烛照,理青丝,今宵红帐影孤时。流芳易去人终老,来世鸳鸯共枕谁?

      作者: 子衿悠悠
  • 季秋于北京颐和园一瞥(鹧鸪天)

    季秋于北京颐和园一瞥(鹧鸪天) 石舫今登夙梦圆,泠风飘爽菊芳牵。接曦舟荡昆明水,辞暮枫迷万寿山。瞻鹂馆,赏秋轩,镜桥波濯漾心澜。长廊彩绘怡情..

      作者: 桑榆唱晚
  • 圣诞参加本市书法绘画诗词歌咏联谊会有感(鹧鸪天)

    圣诞参加本市书法绘画诗词歌咏联谊会有感(鹧鸪天) 墨注生绡峭仞悬,飞霙飘逸绣岑川。赋吟冬日呈祥瑞,歌咏新春贺纪元。云接旭,海迎船,碧波拈棹戏鸥翩。怡人画卷心神..

      作者: 桑榆唱晚
  • 逸闲词(鹧鸪天) 本性更移似重山。狂生放荡任非言。花诗未必花心热,浪语无非浪蕊寒。情也罢,恨何堪。横眉握笔画狐仙。苍头暮色犹遒劲,野老村夫自逸闲。

      作者: 暮色苍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