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赫玛托娃诗歌5首感悟俄罗斯诗人的灵魂世界

—— 阿赫玛托娃诗歌5首感悟俄罗斯诗人的灵魂世界

作者: 诗王 \\ 朝代:近现代 \\ 栏目: 现代诗歌 \\ 人气: \\ 更新:2019-05-26
关闭
关闭

诗人不是一个人,她只是一个幽灵。

——阿赫玛托娃

阿赫玛托娃是俄罗斯“白银时代”阿克梅派的杰出代表,在其哀婉、苍凉、悲怆的诗意符号之间回荡着个人命运与家国命运。她的声音被称为自己时代、全俄罗斯人民、真理和信仰的声音。她的精选诗集《我知道怎么去爱》征服了中国的亿万读者。

在俄罗斯文学史上,普希金被称为“俄罗斯诗歌的太阳”,阿赫玛托娃则被称为“俄罗斯诗歌的月亮”。在第一任丈夫、同为诗人的古米廖夫描述中,她就如一条带着幽怨和神秘气质的美人鱼,为诗歌而生,也把自己的一生活成了跌宕起伏的诗篇。

去年,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了三卷本阿赫玛托娃诗文集,分别是长诗卷《安魂曲》、短诗卷《我会爱》和散文卷《回忆与随笔》。为了更好的认识这位女诗人,了解俄罗斯这个神奇的诗歌国度,哲学诗画特意精选了阿赫玛托娃的5首诗,一起来品读,感悟,进入灵魂的诗意。

以下5首均摘选自诗集《我的夜晚是对你的狂想》。

1,《你像是用麦管吮吸我的心灵》

你像是用麦管吮吸我的心灵,

我知道,它的味苦而且醉人,

但我不哀求停止你的折磨。

啊,我那很多个星期的平静!

说吧,你什么时候吮吸完毕,

世上没有我的心也并不可惜。

我要走上一小段路程

去看孩子们做些什么游戏。

灌木丛里醋栗树开始开花了,

孩子们在围墙那边搬运砖头。

你是谁,我的兄弟还是情人,

我既不记得,也不必回首。

在这里休息着我疲惫的身体,

多么愉快啊,可又没有归宿……

过路的人们模糊地猜想:

她一定是昨天刚刚成了寡妇。

2,《高高的天上浮云变得灰暗》

高高的天上浮云变得灰暗,

好像铺开一张松鼠的毛皮。

他对我说过:“娇弱的白雪公主,

别害怕你的身体会融化在三月里!”

戴上毛茸茸的皮笼,双手还是冰冷的。

我感到害怕,感到有些迷离。

啊,他那如烟的、短暂的爱情,

叫我怎样去唤回那飞逝的几个星期!

我既不愿意痛苦,也不希望报复,

哪怕在最恶劣的暴风雨里死去。

洗礼节前夕我还曾经为他占卜。

一月里我曾经是他的异性伴侣。

3,《门儿半开半掩着》

门儿半开半掩着,

菩提树和畅地拂动着……

被忘掉的马鞭和手套

在桌子上面摆着。

灯儿闪着黄色的光晕……

我倾听着沙沙的声音。

你为什么走了啊?

我真是弄不清……

早晨,明天的早晨,

又会快乐而且光明。

这生命是多么美好,

我的心啊,你要聪明。

你压根儿疲倦了,

跳得轻了,静了……

你知道吗,书上说的,

灵魂永远不会死掉。

4,《爱情》

时而,小蛇似的蜷作一团,

在心灵深处施展魔法。

时而,整日里像只小鸽,

在洁白的小窗上咕咕絮聒。

时而,在晶莹的寒霜里闪光,

又好像沉入了紫罗兰的梦

然而一定会,而且悄悄地,

使你没有欢乐,没有安宁。

伴着忧郁的祈祷的琴声,

它的怨诉多么甜蜜;

可又多么可怕啊:要是把它猜出来,

从那还很陌生的微笑里。

5,《我披着深色的披巾捏住他的双手》

我披着深色的披巾捏住他的双手

“今天你的脸色为什么惨白忧愁?”

原来是我让他饱尝了

心灵的苦涩的痛楚。

怎能忘记啊!他摇摇晃晃往前走,

丑歪了嘴唇,是那样的难受

我往楼下直奔连扶手也忘记扶,

跟着他一口气跑到了大门口。

我一边喘气,一边喊叫:“过去那些事

都只是玩笑。你走,我就会死掉!”

他对我说:“你别站在风口里!”

平静而又痛苦地笑了笑。

主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