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草堂诗歌奖”候选名单出炉评委青睐这些作品

—— 第二届“草堂诗歌奖”候选名单出炉评委青睐这些作品

作者: 诗王 \\ 朝代:近现代 \\ 栏目: 现代诗歌 \\ 人气: \\ 更新:2019-03-15
关闭
关闭

3月13日,由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成都市文联指导,《草堂》诗刊与成都商报社共同设立和打造的第二届“草堂诗歌奖”的候选名单出炉。接下去,大家都在等待终评委最终的评选了。第二届草堂诗歌奖除了终评委起决策作用,其实初选阶段的提名工作也是至关重要的环节,这一届共邀请到7位来自全国各地诗歌名刊物的主编与教授,坐镇提名评委席。

昨日,红星新闻记者采访到其中两位提名评委,分别是诗人、《诗潮》主编刘川与诗歌评论家、三峡大学教授刘波。他们透露了自己比较青睐的作品,同时也犀利地指出一些诗人在创作中遇到的问题。他们说,这次评选太难了,因为初选阶段会非常纠结,至于为什么纠结?来看看他们怎么说的。

最难选的是年度青年诗人奖,没有特别让人眼前一亮

“首先,这是奖是一个比较规范的诗歌奖,每一个程序,包括评奖进度,评奖人选,都会及时对外公布,大众读者都可以参与进来,比较透明。”

刘波谈到自己初评推选诗人的标准:“年度诗人大奖是看这些已有成就的诗人在当年度写作的水准和稳定性,包括他们在写作理念和品质上的坚守;实力诗人奖主要看他们持续性写作在当年度作品中的表现;诗评家奖还是看文章本身的敏锐度和诗学贡献;青年诗人奖是看90后诗人的写作起点与潜力,有没有继续拓展的空间。整体上还是依据诗歌的创新性和力量感。”

刘波评价第二届草堂诗歌奖的入围作品整体水平不低,尤其是年度诗人大奖,都显示了诗人们不凡的水准。最难选的是年度青年诗人奖,从作品本身来看,没有特别让人眼前一亮的,“我从90后诗人刚出道就关注,到现在似乎也仍然就是那些名字,没有多少新面孔、新力量出现,这也是选择艰难的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从很多90后诗人的作品中看不到多少异质性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诗歌先锋性可拓展的空间越来越小的原因,我也很困惑。”

让刘波印象深刻的作品有吕德安的组诗《驳船谣》,王小妮的组诗《冬天预先私藏了更多珍宝》,还有程川的组诗《活着,正在身临其境》。

谈及诗人创作面临的误区,他认为这也是分年龄段的,不可一概而论。多数诗人意识不到自我重复,有的诗人有警醒,但也无力改变,只好随大流地继续同质化写作,这是一个整体问题。“话说回来,突破自我太艰难了,每向前走一步,都惊心动魂,尤其是那些风格已经定型的诗人,好像能保持之前的水平就不错了。”

草堂诗歌奖具有强烈的倾向性,关注现实主义

《诗潮》主编刘川在去年就关注到了首届草堂诗歌奖的评选。他说,草堂诗歌奖最初设立的时候,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杜甫草堂是成都的地理坐标,而草堂诗歌奖是大于地理上的意义,因为诗歌是更广阔的展示,成都有了草堂诗歌奖,会让成都在人文地理上展示出更大的包容和情怀。它对城市的附加值和对中国诗歌的影响是很大的。

刘川谈到草堂诗歌奖的特质,从第一届和第二届的入选作品来看,草堂诗歌奖对草堂这两个字的诠释,草堂代表杜甫精神,杜甫是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家,让奖项有了强烈的倾向性。关注现实主义,关注现实中的人文风骨这样的诗歌精神,其他诗歌奖也许是艺术至上或地域至上的标准,草堂诗歌奖并不是这些为唯一标准,体现出诗歌精神中的坚守、关注、引领以及操守,对当代人生一种深切的关注,这样一种力量是当代诗歌中很重要的元素。

他认为,草堂诗歌奖的参与性很强,有推荐评委、读者、媒体一起参与,形成了一个从纸面到网络,更加具有广泛传播和受众,这个很好,让诗歌奖敞开,评选对象不只是《草堂》诗刊上发表的,而是面向全国所有刊载重要诗歌杂志期刊,这样的包容,不是一家门户的奖,而是对当下全诗坛具有涵盖性的奖项。

评委喜欢怎样的作品?诗歌要体现锐气和创造力

红星新闻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提名评委感到在最初推荐时是很难的,当时是一种怎样的情况,什么样的作品在他们眼中是优秀作品呢?

刘川在提名作品时,脑中蹦出来的一个词“创新精神”,诗歌本身除了已有标准美学坚守,还要有避免同质化的东西,他愿意推荐的诗歌要体现锐气和创造力。

在刘川看来,优秀的作品至少有三个特性,第一是根性,既然是21世纪中国本土当下格局的诗,要体现这样格局中的参与精神,优秀作品有对当下的表达,有与现实对话的能力,不能是封闭的表述,诗歌是与时代互动关系;第二,要具有生长性,从已有的经典文本体系中生发出个人的创造力,生长性就是现在的基于传统又不同于传统,使传统更加往前走。

第三,优秀作品需要具备的品质是美学的前瞻性,区别已有的传统美学价值之外的异质,在当下的诗坛越来越稀缺。如今都是潮流写作,往往过多少年来看,很多作品是重复的,同质化写作带来彼此价值取消和瓦解。只有体现异质东西,形成独立个人性,是美学价值引领,

以三个女诗人为例 看到优秀诗人的努力

刘川说,他对候选名单印象很清晰,看到诗歌对当下更多的介入,“举例一个,三个女士让我有这样的感受,李琦、王小妮、颜梅玖。李琦由细小事物记录历史,表达良心正义,以及从女性视角看整个历史的变化,她这个角度是从个人进入历史时空,这是一个很好的介入的点。王小妮每一首诗经典性都非常强,诗里体现里批评的力量,不妥协的知识分子看待世界的省视的力量。颜梅玖从个人经历去参透生命,而达到生活的和解,进入超脱自信状态,超然看待生活中的事物。”

这三个人为例,刘川说,他看到优秀诗人们从个体、细小事物进入大的现实和历史空间的努力。这是草堂诗歌奖入围作品总体整体呈现具象。

此外,梁小斌、邰筐、吕德安的诗也都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好诗特别多,都是对现实广大视觉关注和参与。评选过程中确实很难选,因为作品都是不同的,写法上不同,只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为了避嫌,我在初选没敢和任何人交流。最终,名单上能够推荐的名额很少,很多优秀的组诗只能放弃,所以我内心很纠结。”

诗人过于焦虑,诗歌创作过于及物

作为《诗潮》主编,刘川站谈到当下诗人创作的情况,他认为,诗坛现在的格局已经是越来越纷繁复杂了,形成的流派以及写作的不同表达方式已经越来越多,这是一个非常繁冗的一个状态,学术没有把这个进行很好的树立,现在基础整理工作是巨大的难题。

而作为主编很难关注所有角落和视野中的诗,铺天盖地的网络和自媒体,让所有诗刊主编应接不暇,呈现出来的是流派和个体的多。另外,写作速度快也是诗坛的创作概况,作品呈现“急就章”状态,体现旺盛创作力,一夜之间,或者几分钟就在手机上写出一首诗,成为了时代捕捉者,现场感很好,也体现技术加速度和传播加速度,造成对一个诗人写作的催逼,很多诗人需要一直写,不像过去要打磨一篇作品,而是为了存在感,内心处在焦灼中,包括评奖和出版机制的快速,让诗歌创作成熟度和完整性不够。

刘川还提到,现在进入广泛消费主义市民社会,大多数作品只是表达对生活感受激情,还是在个体感受中捕捉诗意,诗源于生活,但缺少了高于生活,缺少历史想象力,只看到茶杯就写到喝水,而水和杯子深刻隐喻少了,个体诗对历史想象力延生,导致诗歌扁平化,是悬空的,过于及物,今天种菜就只写种菜,缺少对一个时代的深透关注书写。

红星新闻记者 陈谋

编辑 陈艳妮

主题: 美学
关闭
相关古诗
  • 绝圣弃智 内养明珠---我读贝里珍珠《黑下去诗歌100首》32 一枚胸针,阻止傀儡的稻草人一切的因不能导致必然的果因为只需一个清醒的舞姿不念,收回。.断章,指尖;不念风雨,拒绝秋扇冬藏。一切的因不能导致必然的果.因为只需…

      作者: admin
  • 绝圣弃智 内养明珠---我读贝里珍珠《黑下去诗歌100首》64 离诗几天,随便聊聊,一是打开思路,二是我在这次阅读之旅中,发现与贝里珍珠的诗思存在宿命的吻合。每每几句随想,总能与诗歌文本发生联系和碰撞,这种切入,也是一种兴会。.艺术,涉及到人类..

      作者: 诗王
  • 诗歌要有开新时代风气之先的气魄 到西域去,到边疆去,开疆拓土,建功立业,“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可以说是当时读书人和有志之士的共同心声,也是一种伟大的社会实践。新时代诗歌,应该确立以人民为中心的主体..

      作者: 诗王
  • 文学自由谈:诗歌从来没死过,死掉的,都是诗人! 诗歌是为人的工具,语言是为诗的工具,把工具的工具当成目标,比迷失诗歌的本来还要愚蠢。写苦难还在追求语言的唯美、还在想着让人读着舒服,不是傻瓜是什么。寸语,就是要把诗往小处写,以不..

      作者: 诗王